四川省苍溪县人民法院

一场说走就走的执行

早晨6:46分,正在睡梦中的我,被一阵急促的铃声惊醒。“小文,快起床,十分钟后来接你,今天下乡执行任务”,电话那头执行局副局长邵雄的声音十分急切。

我一翻身起床,洗漱完毕,穿好制服,拿起包,三步并作两步跳上了停在楼下的警车。上车后发现,车上加上我共有四人,副局长邵雄、审判员何林、执行员米仕明。大家的目光直视着车子前进的方向,从容而严肃。这时,邵雄说道:“今天我们要执行的是被执行人王某因提供劳务而导致申请人受害,经法院审理后判决王某赔偿申请人因伤残导致的赔偿金30000元。在案件审理过程中,王某已经当庭给付了15000元,还有15000元王某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给付。我们已对王某多次做思想工作,相关的法律文书也早已送达,但被执行人王某逃避执行,拒不履行生效裁判文书。今天我们要对他实施司法拘留,请大家检查装备,查看机关法律文书……”

虽然已到立秋时分,但太阳就像着了魔似的呼呼向外吐着热气。车窗外的树木一排排向后倒去,往日的场景也一幕幕的浮现在我的眼前。说实话,自到法院工作以来,虽然不能像手持法槌、端装威严的法官那样秉法审案,但也亲身经历了几次砖块横飞、棒棍乱舞的执行现场。四年了,作为一名聘用制法警的我,在执行局工作期间也适应了有时起早贪黑、通宵不眠的节奏,工作虽经风险,但却从未动摇我对法律的信仰和捍卫法律尊严的决心。

“前边就是龙山镇被执行人王某的家,大家做好准备……”我的思绪突然被邵雄打断,便立即佩戴好执法记录仪,别好手铐。警车在距王某家50米远处的地方停了下来,邵局长一挥手我们便按照在车上布置的执行方案分头向王某家靠拢。两人在门口叫门,我和米仕明守在围墙周围。经过三次敲门与喊话,才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屋内应答。伴随着一阵紧促的脚步声大门被打开,这时的被执行人王某刚起床正坐在院内一角落里抽烟,显然没有料到有这么早的不速之客。亮明身份后,我们便开始对王某展开思想攻势,劝其自觉履行债务。但王某却极为不配合,还恶语相加抓住执行人员大吵大闹。邵雄果断出示拘留决定书,大家迅速联手,将手铐铐到了王某的手上。王某极力反抗,并大声呼喊,引来了不少附近的邻居,其中也包括村组干部。

当我们准备将王某押解到警车上时,村民中有人说话了。“你们不能随便就把人抓了哟”,邵雄立即吩咐我与米仕明看管被执行人,他与何林给村民进行解释。从案件的受理到最终的审判,从自古“欠债还钱”的通俗道理再到强制执行一步步程序让村民们了解案件的真相。

当中的一名村干部却说“那也不是非要靠拘留才能解决问题的嘛……”

“拘留他不是我们的目的,而是他不尊重法律要承担的后果,如果他能在拘留期间多学些法律,履行义务那我们也就达到了目的。”邵雄立即附和道,村民们听到了执行法官的解释,都悻悻的离去了。

上午11:26分,大家驱车回县城。返回的路上,透过敞开的车窗,弥望着一望无际的谷浪。似火的骄阳已显得不是那么炙热,而是那么灿烂。我想,如果每个案件的当事人都能对已发生法律效力的裁判文书产生敬畏,即使认为裁判不公,也能用法律赋予的上诉权、申诉权或者通诉党政监督机关去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,而不是用不理智的叫骂和肉搏去与法律相对抗,那该多好!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(执行局:文瀚)